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职务犯罪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文苑
回不去的暑假
 时间:2017-09-12 作者:何学彦 新闻来源:检察日报 【字号: | |
分享到:
  ■情怀依旧■

  回不去的暑假

  假期总是令人向往的,尤其是暑假。读初二的孩子问:“老爹,你们以前的暑假是怎么过的?我们暑假太没意思了,每天只能面对作业。”

  我是七零后,小时候追的星是小虎队,追的剧是《射雕》和《西游》,那时最盼望的是暑假,暑假到,快乐就到。

  暑假的开启模式始于游泳,约上大勇、金豆、大武、阿毛,跑到盘龙河大桥下,一个猛子扎下去,阿毛年纪小,最先探出脑袋,大勇水性好,总是笑到最后。我们顺流而下,沿南北方向,游五华里才觉过瘾,过足瘾再游回去就不大可能了,六七月的河水湍急,更何况是逆流而上。但衣服脱在上游,以前叫阿毛抱着衣服沿河岸跟着我们跑,后来长大了阿毛不听使唤了。怎么办呢?不可能光着腚沿公路折回,只能顺公路对岸的庄稼地往回跑,不管是荆棘条还是玉米叶,都挡不住每次下水的诱惑。

  暑假的第一次“洗礼”结束后,该上山上山,该下地下地,总之不能闲着。比起下地干活,自然喜欢上山放牛,放牛不是光顾放就行了,还要兼顾割草或打柴,或兼顾捡菌子。那时上山没什么干粮可带,渴了饮山泉,饿了有马铃薯、茄子、辣椒、瓜果,往后还有苞米,这些食物当然不会主动上门的,得偷。怎么偷?我们不叫“偷”叫“拿”,“拿”是门技术活儿,要拿得恰到好处拿得不露马脚,否则要是被告发,家长会给“好果子”吃的。怎么恰到好处?比如刨马铃薯,不是连片刨,隔天换块地,也不是一垄一垄刨,一垄刨一两个留两三个,同时还要回土掩埋;摘瓜、辣椒什么的,也不是总往“一只羊身上薅羊毛”,也是讲可持续发展的。你也许会问,久走夜路就不怕撞鬼?不用担心,我们有分工,有望风的,有拾柴火的,有“拿”食材的。食材准备好,点燃柴火,待火烟过后,用小火焖马铃薯、苞米、茄子或青头菌,再蘸上点自带的盐巴,想想那味道,都会垂涎三尺。

  除了美食,最重要的还追剧,暑期热播《西游记》,在下午1点至3点播放,我们只能挖空心思偷着看,况且村里只有少数人家有电视,还是黑白的。我们五个人,留一人看牲口,其余跑回村子看,我们踩好点的,刚到,孙悟空刚好翻到第三个筋斗。有一回,轮到我看牲口,大勇他们四人下午六点多才返回。大武说:“今天大结局,太精彩了!”我跺着脚说:“糟了,金豆家的牛不见了,今天是我们的大结局。”我们找遍了山山坳坳,都找不到金豆家的牛,我们不敢回家,拴好牲口,把割好的草或砍好的柴,一遍又一遍码放,等待家长的“检阅”。大人们打着火把,遍山呼喊自家娃儿,直到听见金豆他爹说:“这帮贼娃子怎么不把自个放丢了?牛都回家了,还不见回来。”我们才敢出声,原来,金豆家牛是自个回家的。

  夏夜,蛙声一片。大勇说:“走,去逮田鸡。”阿毛说:“没有工具呀!”大武不屑一顾说,要什么工具。其实大武是带工具去的,正当我们纳闷时,大武用手电筒一射,田鸡就呆若木鸡了。说时迟那时快,大勇伸手一抓,大武用嘴叼住手电筒,从金豆手里夺过石块,“咔嚓”一下拦腰两半,“唰”一下褪皮,当丢进金豆的箩筐里,“两条腿”还来回蜷伸。有一次,大勇的手快速缩回。我们正惊奇,仔细一看,发现一条水蛇叼住田鸡,游走了。我们把“胜利果实”放在阿毛家烤房黄焖,这时,大人们早已进入梦乡了。

  当我们跑到盘龙河试图洗干净暑假期间被晒黑的皮肤时,就意味着暑假就快结束了。我们五人手拉手围成一圈,一二三,闷水,再见。

  孩子听完我讲的暑假故事,很兴奋,眼睛瞪得溜圆,央求我:“快带我去体验这种暑假生活,我也要过这样的暑假生活。”

  我不忍告诉孩子,这样的暑假只能活在过去,回不去了。

  (作者单位:云南省曲靖市沾益区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赵道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