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职务犯罪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文苑
炳根
 时间:2018-02-13 作者:葛东升 新闻来源:江苏法制报 【字号: | |
分享到:
  “快抓个桔子剥剥。”一到小区门口,只要不忙,热心的水果店老板炳根总会招呼熟人歇脚。甚至干脆支个小方桌子,先是天南海北地侃,侃的内容广泛,不分国内国际,青菜涨价、股市波动、原油微调,甚至国外政权更迭、朝鲜半岛局势、中东和平等,炳根一般不发言,只是静静地听,偶尔逗逗狗,朝它做做鬼脸。

  这个炳根,与我小时候在老家见到的同名炳根,性格完全不同。那个炳根,在大觉南街做手艺,木匠、瓦工都会的,南街起房造屋经常请他。有次,一户人家建新房时,主家说等活儿做结束,就女儿许给他。这话有两种可能,可能主家真是看中他,更大的可能,是忽悠他的,目的是让他做活时多尽心。谁知,炳根当真了,活儿干结束后,主家不肯嫁女,这家伙竟然痴心于主家女儿。以至于很大年龄都没有找老婆,后来不知道结果如何。总之,那个炳根属于“一根筋”,与水果店的炳根性格完全不是一回事。

  水果店的炳根,是在小区土生土长的。

  第一次遇到他,是初次来泰州工作时。我的二手房装修好后,到郊区买了些便宜简单的家具,天暗后,喊了辆电瓶三轮车送到小区,需要人搬到楼顶。我见小区门口有个人,看样子似乎是搬运工,就请他帮忙。

  “我不是搬运工,我来帮你找。”炳根电话一打,立即来了几个粗壮工,系绳、拉吊,三两下家具就搬运到位了。

  “都是我的发小,我随叫随到的。”看来,他对这儿确实很熟。

  几代在这儿居住,1996年成立地级市后,政府拆迁,他响应号召,第一批签协议。原地安置,另外再拿一笔钱。

  “当时的水比较深。”每每谈到这事,他比较激动,“我做了呆事,上当了,就拿了几百块奖金,比起后来闹事的,亏大喽。当然,现在不可能了。一切依法办事。”

  别以为他文化低不会处理事。其实,像他这种风里雨里走的人,是非曲直的判断并不比别人差。有好几次,闲谈中媒体上炒作得沸沸扬扬的案件时,他都准确预测了结果。“诀窍嘛,公理加良知。”他直白地说。

  炳根自小失去父母,初中没有钱读书,没毕业就在社会上闯荡,在车站骑二轮车带过客,挑扁担送过煤球,上世纪90年代,他船民在长江上押运煤炭,用他的话讲,亲眼看到煤老板,为了增加煤炭重量,偷偷往煤炭里浇水,他实在看不下去,就与老板不辞而别,工钱没要。

  后来,他租了一个小门面,经营水果。尽管风里来雨里去,辛苦了些,但是赚钱赚得太平,每天两顿酒,自己炒个花生,或者戳块豆腐,吃得红光满面。

  炳根将近五十,还单身一人。不少街坊替他着急。“缘份没有到,不愁。”他嘴上说无所谓,实际也急。

  一个星期天,炳根水果店旁冒出个早点流动摊,一位三十多岁的女子在张罗着。又过几天,女子早餐摊没了,改在水果店帮忙。很快,炳根的下酒菜由她料理,他喝酒,她帮忙照看水果店生意。再后来,饭桌上碗筷多了一付,两人一起吃饭,她给他倒酒,他给她盛饭、夹菜,日子过得太太平平……

  “顺顺当当。”炳根这样说他们的姻缘。

[责任编辑:赵道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