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文苑
检察院的守门人
 时间:2019-06-21 作者:蒋靖静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字号: | |
分享到:

  望着顾检安详的遗容,很难相信他已经故去,似乎他只是累了,睡得那么香。他身上,是一身豆绿色的检察制服,我知道,这是顾检离职前最后领的一身制服。那制服已经很旧了,微微有些泛白,却依然整洁,完好,连一丝褶皱和损毁都没有,红色的肩章依然鲜艳,大盖帽上的检徽隐隐反射着光芒。

  听着主持人对顾检的生平介绍,我不由得想起初识顾检的情形。

  1994年,我通过招考进入邳州检察院。报到那天,我走进院门,看到一位身着豆绿色检察服的老人从门房里走出来,制服已经旧了,我想,他应该是个门卫,身上的制服应该是别人送给他的吧。

  他笑微微地望着我,询问我的来意。得知我是新来的干警,他很高兴:“又添了新生力量了。”

  他把我带到当时的政工科,一路上还不停和我聊着检察工作。我有些诧异,一个老门卫怎么这么熟悉检察业务呢?

  来到政工科,推门进去,一位坐在座位上的干警见到我们,赶紧站了起来:“顾检,你怎么来啦?”我才知道,这位不起眼的门卫原来是一位老检察长。

  顾检笑道:“我把新生代给你领来了!”政工科的那位干警热情地握住我的手,告诉我,这是我们院刚离休的一位老检察长顾纪树,因为舍不得离开检察工作,拒绝了远在长沙儿女们要他前去颐养天年的请求,留在检察院,当起了门卫。

  顾检说,虽然我不能办案了,但只要能守着咱们院,能见到同事们,我就满足了。

  就这样,顾检在检察院的门岗上,一待就是十年。每天走进院门,他像卫兵一样准时守候在院门口,身上通常都是那身旧而整洁的检察制服,用温暖的笑脸迎接每一位干警的到来。

  一个夜晚,我加班赶材料,不知不觉就到了深夜,忽然传来敲门声,开门一看,原来是顾检,他一手端着一碗热腾腾的粥,一手拿着雨伞,笑着对我说:“夜深了,吃点东西再干吧!外面下雨了,回去的时候可要当心哪!”

  我感动地和同事们聊起了这件事,没想到同事们早已习以为常,顾检常说,同事们工作那么辛苦,为他们多服务些,工作的效率就会更高些。

  后来,顾检年龄大了,身体也出了状况,儿女们再次请求他去长沙养老,考虑到自己的身体也不再适合担任门卫,他同意了。

  顾检一走,几乎再也没有听到他的消息。就在不久前,顾检的家人突然打来电话,说顾检想回检察院里看一看,院里立即做了安排。顾检来的那天,我特地到门口迎接,其时的顾检身体已经很不好了,他是坐在轮椅上和我们见面的,据他老伴说,他现在的行动基本靠轮椅,偶尔还能站起来走两步,但是很困难。

  陪同的家人说,他去了原来的老检察院,那地方门牌虽然换了,但院貌依然,顾检在那里待了好久,好久。

  在新办公楼,顾检一边看着检察建设新貌,一边连声称赞。有几次,他甚至从轮椅上站了起来,仔细审视着、抚摸着墙壁、桌椅等设施,好像要把这一切镌刻在他的脑海里。顾检的家人说,这些年,他好像从来没有这么兴奋过。

  然而,2012年9月,就在顾检回去后不到一周,我们就接到了噩耗。

  顾检的女儿说,父亲原本就已诊断出癌症,得知这个消息,他很平静,只要求儿女带他回原来工作的地方看一看。从邳州回到长沙的第二天,他病情突然恶化,临终前,他叮嘱,一定要给他穿上那身豆绿色的检察制服,他说自己永远是检察战线的一个老兵。这身制服,顾检从回到长沙后就再也没穿过,可是每年,他都要把制服拿出来晒一晒,再小心翼翼地放回去。

  想到这里,我不禁再次望向顾检,肃穆幽暗的灵堂里,那旧检察服上的肩章像一簇红色的小小火焰,仿佛要蓬勃燃烧起来,映着闪亮的检徽,跃动着,飞舞着,愈燃愈烈,似乎要将周围的一切燃烧起来,那是心的跃动,那是情的凝结,那是老检察人不死的灵魂,照亮着新一代检察人的前行之路。

  (作者单位:江苏省邳州市人民检察院)

[责任编辑:武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