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文苑
四"见"章玲玲
 时间:2019-06-21 作者: 新闻来源:江苏检察网 【字号: | |
分享到:

  章玲玲,我“见”过四面。

  第一面是在某市检察院提抗省院的案卷中,有她的两张照片。一张在乡间的油菜花地里,孩子们围绕着她,她穿着一件当时时髦的马海毛织就的粉色毛衣,下身着一条黑裙子,民国女文青似的齐耳短头发,略显婴儿肥的脸上甜甜的笑容,不禁让人联想到她的名字——“玲玲”,玉相互碰击的声音……

  翻过贴着上面照片的一页纸……慌忙把卷宗合上,骨头上蒙着一张皮,一双空洞无神的大眼睛。后来每一次我翻阅卷宗,都特意把贴着第二张照片的纸张和第一张照片一起翻过去。我胆子比较小,或许也是我不能从事刑事检察的内在原因吧。

  这是我第一次“见”到章玲玲。

  第二次见到章玲玲,是在抗诉后,省法院再审开庭的时候。看到检察官走进法庭的时候,章玲玲在应该是她姐姐的搀扶之下,站起身,向我们鞠躬。我急忙过去搀扶她坐下。庭开了一上午,我在作为检察官在庭审笔录上签字的时候,章玲玲又颤颤巍巍过来表示感谢,看她的样子内心忍不住涌上一阵阵心酸:疾病怎么会把人摧残至此。

  第三次“见”面是一个主动打来的电话,开庭之后某一天,办公室的电话铃响了,一个陌生的号码,应该是申诉人的电话。接了。自报家门,说是章玲玲案件的律师,开门见山,说法院又组织调解了,医院答应给二十万,章玲玲嫌少,律师说章玲玲想听听我的意见。我尽力说服,因为得到这个结果不容易。

  2019年的某天,我在整理历年自己所办理的抗诉案件的材料,并登记一下抗诉后法院再审后的结果。又翻到了章玲玲案件的材料。我心里有了解章玲玲近况的冲动。依着当时寄过来的材料当中写在章玲玲姓名中后面的一个手机号码打过去,接电话的是一个男声。原来就是当时打电话过来征求对调解意见的律师。

  这次才知道律师姓马,他说章玲玲是通过法律援助找的他,法院两轮的一审、二审、申请再审直到向检察机关申诉,他没要过她一分钱。对此,我表达了对马律师的敬佩之意。马律师由衷地说,章玲玲是个可怜人。医院一刀下去简单,章玲玲丧失了劳动能力,甚至是正常人的颜容,婚也离了,还要独自抚养儿子。她这样,我怎么好要她的代理费呢。所幸有检察院的抗诉,获得了20万的赔偿。现在当地给了她一套廉租房、低保,章玲玲日子也是够过得了。现在替她哥哥在网上卖蜂蜜,儿子也有工作了。

  马律师说,尽管章玲玲嘴上不会说,但是她一家心里都非常感激检察院,如果没有检察院抗诉,章玲玲现在能不能活着都两说。马律师说,应该给你们送面锦旗的。我笑着说,你身为律师都能一分钱不要,我们公平公正办案,更是检察机关职责所在。

  合上章玲玲的案卷,感觉自己内心的某个角落终于踏实地放了下来。人活一世,草木一秋。如果能够在工作中,办案中,能够让案件当事人感受到法律公平正义的温度,应该是不枉检察官的称呼。(当事人系化名)

[责任编辑:武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