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文苑
杨涛:16天,我带着地图穿越山东省......
 时间:2019-07-18 作者:杨 涛 新闻来源:江苏检察网 【字号: | |
分享到:

  1988年12月,我以江苏省泰州兴化市第二名的成绩通过江苏统一招干考试,穿上了有肩章的检察绿。

  那年,我19岁。

  我成为了一名书记员,大家都戏称“八年抗战”开始了,因为做书记员起码要满八年。一个书记员需要配合三至五名检察员办案,能学习不同检察员的办案风格,老同志们很讲究“传帮带”,手把手地亲自教导。

  我非常热爱检察工作,连续八年都是院里的先进。院里那时组织笔录比赛,放一段新闻联播录音,我们不仅要同步手写记录,还要进行归纳整理,不比现在难度小。

  1991年,进院两年后,检察员赵登全交办给我一个任务,让我会同公安机关对一起盗窃案进行补充侦查,我一下子有点懵,因为长这么大,我还没有离开过周边县市,这一下子就要出省了。

  但这个案件属于重大案件,补充侦查完毕后需要上报扬州市检察院(当时兴化隶属于扬州)。任务当前,容不得我犹豫。我翻看了卷宗。盗窃案被告人王某(97年刑法之前,均叫被告人)供述,自己从盐城一路沿着公路向北至山东青岛,一路走一路盗窃,羊、鸡、水果、衣服、现金等等,什么好偷就偷什么。江苏境内的盗窃犯罪公安均已查证完毕,但山东境内的,尚未有证据。

  这就意味着,我们必须沿着王某的犯罪轨迹重新走一遍。公安上派出的是一名资深警察刘恩培,40多岁,有着丰富的外出侦查经验。

  5月初,我们商定了具体路线,列出了补充侦查提纲,带着卷宗穿着制服出发前往山东。没有导航,没有向导,整个行程全靠手中的一张地图指路。一般就近投宿在车站附近,旅社条件很差,房间连插销都是坏的,只能用凳子抵着门。可我们随身带着卷宗啊,卷宗安全大于一切,我们把卷宗放在枕头下枕着睡,夜里还时时会惊醒。

  从汽车换乘乡村的“突突卡”,再步行进村,查找公路沿线农村的被害人。没有电话,就一家一家地问;没有桌子,就蹲着记。做笔录、谈话都是在农家的小凳子上、鱼塘旁边、果园里进行。有时好不容易摸到了被害人的家门,又被告知他下地了,我们又立即步行到田头找。

  有的被害人居住地点太过偏僻,我们便向当地派出所求助。山东人很爽气,山东的公安更爽气,一听情况就很热情地帮助我们,派车带我们去村里调查取证。

  我们一路经过了泰山、曲阜、蓬莱、烟台直到青岛,都是风景名胜,但我们丝毫没有要去游玩的想法。手中的一张山东省地图翻来折去,找不到路看地图,研究下一步计划再看地图,走过的地点在地图上作标记,最后,折叠的痕迹都已经裂开了。

  这次补充侦查,一共历时十六天,吃的最多的就是面条,有时到了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只能饿着肚子先做笔录,然后再找地方吃饭。补充了近二十份被害人笔录和相关证据,虽然总价值现在看来不高,只有几千元,但最后对认定数额起了关键性作用。

  案件如期上报到了扬州市检察院。

  回到院里,大家看着都说不像我了,原来白净的小伙子变成了“小黑碳”。

  (作者单位:兴化市人民检察院第三检察部主任、员额检察官杨涛)

[责任编辑:武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