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职务犯罪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江苏>>政策理论
浅谈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实践问题
 时间:2017-09-11 作者:孙成强 谢共祥 新闻来源:正义网 【字号: | |
分享到:

  公诉阶段刑事和解是指在审查起诉阶段,经检察机关使犯罪嫌疑人与被害人直接商谈,对刑事责任问题达成协议,被害人不再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的刑事责任,犯罪嫌疑人一方则为此对被害人承担物质性补偿的刑事处理方式。这是在新形势下检察机关贯彻执行宽严相济刑事政策的一种探索和尝试。作为一种新型的刑事处理方式,通过被害人与犯罪嫌疑人的会谈,达成双方的谅解,使被害人因犯罪行为所受的伤害得到补偿,同时也使犯罪嫌疑人切身体会自己的行为所造成的危害后果,使其承认过错,弥补犯罪行为造成的恶果,并为犯罪嫌疑人的回归创造一个没有敌意的社会环境。其核心价值理念是“恢复性司法”,体现了与传统刑法理念不同的价值取向,不再刻意地强调国家权威和因果报应,而体现出更多的符合现代社会价值观念的人文精神,全面权衡各方利益,从整体上提高了刑事司法的公正性,并在一定程度上有助于节约司法资源,提高刑事诉讼效率。笔者试就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几个实践问题进行探讨如下。

  一、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

  刑事和解的范围是一个十分重要的问题,范围过宽,有可能瓦解社会对犯罪的认识评价体系,牺牲法治的权威,影响国家刑罚权的有效实现;范围过窄,则不利于提高诉讼效率,不利于充分发挥刑事和解的价值功能。司法实践中,应根据案件具体情况,从适用对象范围和适用案件范围两方面考虑,准确把握刑事和解的适用范围。

  (一)适用对象范围。就是对什么类型的犯罪嫌疑人适用刑事和解,对什么类型的犯罪嫌疑人不适用刑事和解。

  根据我国现行法律的规定,刑事和解适用的犯罪嫌疑人应该是未成年犯,以及成年犯中的过失犯、初犯、偶犯,对具有自首、立功情节的犯罪嫌疑人也可酌情予以考虑。对未成年犯适用刑事和解是世界各国的通例,也是我国《刑法》、《刑事诉讼法》、《未成年人保护法》等法律对未成年人保护原则的体现。过失犯、初犯、偶犯的主观恶性较浅,对受害人的危害往往不大,对他们教育的难度较小,因此,为减少社会对抗,化解社会矛盾,增进社会和谐,恢复为犯罪嫌疑人所破坏的社会关系,理应将他们确定为刑事和解的适用对象。

  对那些主观恶性大的惯犯、累犯、再犯、共同犯罪中的主犯以及进行严重犯罪活动的犯罪分子不适用刑事和解。上述两类情形之下的犯罪嫌疑人的主观恶性均较大,适用刑事和解易产生放纵犯罪的负面效应。

  (二)适用案件范围。就是对什么性质的案件适用刑事和解,对什么性质的案件不适用刑事和解。

  刑事和解原则上适用于一切有明确的被害自然人的刑事案件。当前司法实践中,刑事和解主要适用于轻微刑事案件。这些案件多是由家庭纠纷、邻里纠纷以及其他民间纠纷所引起、或者是数额不大的侵财案件。这些案件中犯罪行为侵害的多是被害人个人的利益,对公共利益的损害较小,适用刑事和解有利于恢复被犯罪行为所破坏的犯罪嫌疑人、受害人和社会之间正常的利益关系,符合建设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价值诉求。

  反之,对于严重危害社会治安的重大犯罪案件和公害案件不适用刑事和解。重大犯罪案件特别是严重暴力犯罪案件,对受害人和正常的社会关系所造成的危害是巨大的,通过刑事和解是难以修复这种损伤的,被害人的复仇报应情感远远超出其被害恢复的需要,同时,犯罪行为人真诚认罪、悔罪的可能性甚微,以和解来换取较轻的刑罚将极大地损害受法律保护的社会关系。对于公害案件,侵害的是公共利益和国家利益,如危害国家安全犯罪、危害公共安全犯罪、职务犯罪、军人违反职责犯罪等案件,由于公权具有不可让渡性,不允许拿公权去做交易,故这类犯罪亦不能适用刑事和解。另外对那些犯罪手段恶劣动机卑鄙的案件也不宜适用刑事和解,如雇凶伤害他人的案件、涉及黑社会性质组织的犯罪案件、寻衅滋事案件、聚众斗殴案件等。

  二、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适用条件

  笔者认为,在公诉阶段适用刑事和解应同时具备以下条件:

  (一)案件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是适用刑事和解的客观前提条件。只有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才能使犯罪嫌疑人认罪、悔罪,才能使犯罪嫌疑人自觉自愿地赔偿被害人的损失,也才能使被害人诚服地接受犯罪嫌疑人的悔罪和司法机关或有关社会组织的调解,进而达成和解协议。另一方面,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也是相对不起诉的具体要求,只有这样,司法机关才能在我国现有的法律框架内适用刑事和解,使案件得以了结。

  (二)犯罪嫌疑人认罪且真诚悔过和当事人双方自愿和解是刑事和解的主观前提条件。首先犯罪嫌疑人对被害人及其家属的物质赔偿固然重要,但绝不能忽视犯罪嫌疑人对被害方的真诚悔过。抚慰不仅由物质来体现,还包括精神上的慰籍。犯罪嫌疑人真诚的悔罪、真诚的赔礼道歉对被害方受伤心灵的抚慰非常重要。只有做到了这些,犯罪嫌疑人才有可能接受受害人提出的赔偿损失、赔礼道歉等要求,受害人才能够同意和解,受损的社会秩序、社会关系、社会正义才能得到真正的修复。

  其次刑事和解的发起、进行应当是出于双方当事人的自愿,和解协议内容应当是当事人真实意思的表示,第三方,包括检察机关,不得代替当事人作决定或者强迫当事人进行刑事和解,否则,极易引起社会对刑事和解的质疑,对检察机关公信力的质疑。

  (三)适用刑事和解处理案件,不得损害国家、集体和其他公民的合法权益,不得损害社会公共利益,不得违反法律和社会公德,否则和解无效,应重新启动刑事诉讼程序。

  三、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一般程序

  (一)启动。案件进入审查起诉程序以后,可以由当事人及其辩护人、代理人或者法定代理人、近亲属向检察机关提出,检察机关对照刑事和解适用的范围和条件进行审查,,对符合适用标准的案件应积极适用和解程序;检察机关承办人在审查案件时,认为案件有和解可能并符合法律规定的和解案件范围、条件的,应及时告知双方当事人并听取双方的意见,从而决定是否启动该程序。

  (二)检察机关公诉部门应为双方当事人创造和解的条件和协商对话的平台,和解当事人双方可以自行和解;也可以要求检察机关推荐促和人,检察机关可以委托当地的人民调解委员会于以促和,和解过程不得违反国家法律规定。

  (三)当事人双方达成和解协议后,被害人必须向检察机关提交书面的不要求追究犯罪嫌疑人或从轻处理犯罪嫌疑人的申请以及双方达成的书面和解协议。委托人民调解委员会调解的,应当由人民调解委员会向检察机关提交调解书。检察机关对双方提供的或人民调解机构提供的书面和解协议进行审查。重点审查以下内容: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的意思表示是否真实、是否完全出于自愿;双方和解的过程中是否违法;双方达成的和解协议是否损害国家利益、公共利益或他人利益,内容是否显失公平。

  (四)检察机关认为和解协议合法有效,并已实施完毕的,可以作出相对不起诉决定或附条件不起诉决定。

  (五)对当事人双方或一方违反和解协议的,检察机关可以对犯罪嫌疑人继续提起公诉、按正常诉讼程序进行处理。被害人可以就调解书的内容申请法院强制执行,也可以就损害赔偿问题提起附带民事诉讼。

  四、公诉阶段刑事和解的监督和制约

  为了保证检察机关恰当地运用刑事和解,正确行使检察权,应建立相关的监督、制约机制。

  (一)应建立案件处理的集体讨论制,有影响的案件和有争议的案件处理要经过检察委员会讨论决定。另外,一可以考虑引入人民监督员制度,将刑事和解纳入人民监督员的监督范围,由人民监督员对刑事和解过程进行监督;二可以考虑植入备案制度,由适用刑事和解程序的人民检察院向其上级检察院备案,由上级检察机关对其下级检察机关刑事和解过程进行监督,上级检察机关有权撤销下级检察机关的处理决定。通过人民监督员制度和备案制度形成对适用和解程序检察机关的制约作用。

  (二)和解参与人对刑事和解进行监督。刑事和解活动参与人包括和解双方当事人及其近亲属、调解人(组织)、其他社会参与主体。和解参与人发现检察机关在刑事和解活动中存在违法情形,可以进行举报、控告、检举,有关机关应当接受并作调查,视具体情况依法撤销或维持刑事和解,并对有关责任人员依法作出处理。

  (三)社会监督。对于刑事和解的案件也应当实行程序公开的原则,使案件的处理结果向社会公开,提供相应保证社会监督的渠道。首先,应当将案件处理结果在一定的范围内公开宣布,以利于受到案件影响的个人或者单位、社会组织提出不同意见。其次要允许新闻报道,听取社会的反馈意见,以利于考察刑事和解的社会效果。但是贯彻程序公开的原则,一定要注意保护个人隐私,以有利于犯罪人顺利回归社会。

  (作者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 )

[责任编辑:王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