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江苏>>政策理论
对使用虚假农机驾驶证逃避交警罚款的行为应当如何定性
 时间:2019-01-31 作者:李根 宋振中 成利 新闻来源:正义网 【字号: | |
分享到:

  基本案情:

  2017年9月份的一天,被告人张某在山东省临沭县县城通过电话联系,以50元/本的价格从他人处购买了伪造的名为“赵某某”、“吴某某”无照片的农机驾驶证两本。2018年3月份,被告人张某分别向被告人吴某、杨某某索要个人照片,后将二人照片分别塑封到身份信息为“赵某某”、“吴某某”的两本农机驾驶证上,并将两本驾驶证交给吴某、杨某某用以逃避因其驾驶拖拉机超载被交警处罚的罚款。

  2018年3月30日,被告人吴某、杨某某分别驾驶张某名下的号牌为鲁0445006和鲁13U8856的东方红大挂拖拉机,在途径连云港市赣榆区公安局欢墩查报站时,因使用假农机驾驶证被交警查获。

  争议焦点:

  一、吴某、杨某某的行为构成何种罪名?

  二、张某的行为构成何种罪名,张某与吴某、杨某某是否构成共同犯罪?

  分歧意见:本案中,吴某、杨某某的行为构成何种犯罪,存在分歧意见。

  第一种意见认为,吴某、杨某某的行为构成诈骗罪,诈骗罪要求行为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虚构事实、隐瞒真相实施诈骗行为,使对方产生错误认识,并基于错误认识处分财产,行为人取得财产,被害人遭受财产损害。吴某、杨某某使用虚假农机驾驶证逃避交警罚款,应当构成诈骗罪。张某系吴、杨二人的车老板,为吴、杨二人办理假证来逃避罚款,张某与吴、杨二人成立诈骗罪的共同犯罪。

  第二种意见认为,吴某、杨某某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构成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张某伪造、买卖身份证件后,交于吴、杨二人使用来逃避交警罚款,在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的范围内成立共同犯罪,二者从一重处罚,应认定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

  分析意见:笔者同意第二种意见,即吴某、杨某某的行为构成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张某的行为构成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张某与吴某、杨某某在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的范围内成立共同犯罪。

  首先,吴、杨二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用以逃避交警罚款,二者之间具有牵连关系,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的规定,在依照国家规定应当提供身份证明的活动中,使用伪造、变造的或者盗用他人的居民身份证、护照、社会保障卡、驾驶证等依法可以用于证明身份的证件,情节严重的,处拘役或者管制,并处或者单处罚金。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承办人查询了裁判文书网和相关的司法解释等相关资料,目前尚无针对逃避行政罚款认定为诈骗罪的规定或案例,仅有针对偷逃养路费、高速公路通行费等行为认定为诈骗罪。因此,承办人认为吴、杨二人的行为不构成诈骗罪。

  其次,诈骗罪是当事人虚构事实、隐瞒真相,使对方产生认识错误并基于认识错误处分其财产。本案中,交警部门是针对吴某、杨某某二人驾驶拖拉机存在违法行为进行处罚,虽然吴、杨二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来隐瞒真相,但二人违法行为是客观事实,交警部门并没有基于二人使用了假农机驾驶证而产生对了其驾车违法行为进行处罚的认识错误,交警部门还是对其进行了处罚,只不过因为农机网和公安网二者之间不联网,导致吴、杨二人被处罚后能够逃避罚款。总之,交警部门没有被骗,还是对违法行为进行罚款,只不过因处罚对象身份信息错误导致罚款不能执行而已,所以吴某和杨某某不构成诈骗罪。

  再次,承办人认为即使吴、杨二人行为能认定为诈骗,但根据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实施细则的规定,诈骗数额达6000元的,达到量刑起点。本案中,吴某先后23次使用名为“赵某某”的虚假农机驾驶证逃避交警罚款,金额共计3650元。杨某某先后32次使用名为“吴某某”的虚假农机驾驶证逃避交警罚款,金额共计4050元。吴、杨二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逃避交警罚款还是达不到诈骗罪的立案标准,故应以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为宜。

  最后,张某作为吴、杨二人的老板,因吴、杨二人行为已不构成诈骗罪,故张某的行为也不构成诈骗罪,但张某作为车老板,其电话联系办假证人员,通过微信支付方式以50元/本的价格购买了名为“赵某某”和“吴某某”两本假的农机驾驶证(身份信息真实,无照片),后张某向吴某和杨某某二人索要照片,自己将吴、杨二人照片贴在假的农机驾驶证上并塑封,故张某的行为构成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

  另外,张某办理假证让吴、杨二人用于逃避交警罚款,张某作为车老板,罚款都是张某交纳,张某办假证是手段行为,逃避罚款是最终目的行为。因此,张某应认定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逃避交警罚款的间接正犯,而吴、杨二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逃避罚款系张某的帮助犯,张某与吴某、杨某某在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的范围内成立共同犯罪。但因为张某伪造、买卖身份证件属于手段行为,而让吴、杨二人使用虚假身份证件以逃避交警罚款是目的行为。根据刑法理论中关于牵连犯类型说的观点,即只有当某种手段通常用于实施某种犯罪,或者某种原因行为通常导致某种结果行为时,则认定为牵连犯,所以,张某的行为符合牵连犯的构成要件,应以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从一重处罚。根据《刑法》第二百八十条之一关于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第二款的规定,有前款行为,同时构成其他犯罪的,依照处罚较重的规定定罪处罚,所以对于张某的行为应以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追究刑事责任。

  处理结果: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检察院以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对吴某、杨某某提起公诉,以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对张某提起公诉。连云港市赣榆区人民法院认为张某、吴某、杨某某是共同犯罪,对吴某、杨某某以使用虚假身份证件罪分别判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对张某以伪造、买卖身份证件罪判处拘役二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

  (作者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王济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