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法治·江苏>>政策理论
关于不批捕案件的情况分析
 时间:2019-07-16 作者:贾为芳 新闻来源:正义网 【字号: | |
分享到:

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关于不批捕案件的情况分析

  2016年以来,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办理公安机关提请审查批准逮捕案件的不捕率逐年提高。其中2016年受理案件共368件441人,不批准逮捕86件126人;2017年共受理案件475件549人,不捕98件134人;2018年共受理案件468件606人,不捕128件185人。

  不批准逮捕案件的主要特点

  一是案件类型相对集中。从案由上看,以故意伤害罪、交通肇事罪、故意毁坏财物罪为主。2016年-2018年不捕案件中,故意伤害案67件,交通肇事案63件,故意毁坏财物案44件,分别占总不捕案件数的21.5%、20.2%、14.1%。

  二是以非共同犯罪为主。自 2016年以来,不捕案件中非共同犯罪的为297件,占不捕案件总数的95.2%。

  三是从社会危害性来看,社会危害性不大。2016年以来办理的不捕案件中,多是过失案件、因邻里纠纷引起的轻微刑事案件、交通肇事案件,社会危害性较小。

  四是无逮捕必要案件所占不捕案件比重最高。2016年以来无逮捕必要案件共174件,占不捕案件总数的55.8%。

  不捕率上升的原因

  一是侦查工作粗糙。注重言词证据,忽视客观证据,已有证据与待证事实间缺乏关联性,或者证明犯罪事实的证据之间无法形成证据锁链,导致案件事实无法查清。二是侦查定性错误。侦查人员受自身能力和警力的限制,容易陷入以偏概全的误区,导致对案件的定性存在偏差,致使案件不能批准逮捕。侦查人员忽视证实犯罪嫌疑人主观故意证据的搜集,造成案件定性的错误。三是社会舆情等相关因素的影响。公安机关在报捕环节可能基于综合考虑和受到多种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存在明知达不到逮捕条件而报捕或程序性报捕等情况。四是刑诉法修订后司法理念没有及时转变。新刑诉法规定逮捕必须符合三个基本条件,即“有证据证明有犯罪事实”、“可能判处徒刑以上刑罚”、“存在社会危险性”,公安机关对于逮捕条件在理解和把握上还存在偏差,执法理念亟需转变。

  不捕案件对侦查监督工作的影响

  一是检察机关面临公安机关、被害人的质疑及相应压力增大。不捕决定一经作出,可能面临公安机关和案件被害人及亲属的质疑和误解,公安机关虽能通过复议复核程序行使权利,但过多的复议复核案件会给检察机关侦查监督部门增加不必要的工作量,不利于缓解当前刑检部门案多人少的矛盾。案件被害人及亲属由于缺乏专业的法律知识,一旦犯罪嫌疑人被变更为非羁押强制措施,被害人及其家属误认为犯罪嫌疑人逃避了刑事处罚,对检察机关产生误解,出现上访缠访现象,给侦查监督部门带来更大的压力。二是刑检部门办案能力面临考验。刑检部门在作出不捕决定之前需要考量各方面因素,如犯罪嫌疑人是否构成犯罪、是否符合逮捕条件、有无社会危险性及是否适合羁押,因此不捕案件是对刑检人员办案能力的考验。一些案件中对证明犯罪嫌疑人社会危险性和羁押必要性的证据材料缺失,承办人必须要求侦查人员补充相关的证据,以确保作出决定的准确性。三是社会舆论对办案产生影响。较多不捕案件可能导致公众对侦查监督职能和诉讼地位的歪曲理解,以及媒体的夸大作用,给公众造成不良的社会导向,使检察机关处于尴尬的地位,影响检察机关的司法公信力。

  控制不捕率上升的对策建议

  一是加强业务建设,提升办案能力。组织干警每月开展“四个一”岗位练兵活动,即要求干警认真参加一次理论学习考试、深入研究一类罪名、撰写一篇调研文章、旁听一次法庭庭审,让干警将所学应用于具体工作实践,提高自身的业务水平。二是加大监督力度,确保监督效果。规范侦查取证活动,确保证据合法有效。发现公安机关办案人员存在刑讯逼供、取证程序不规范等问题,通过纠正违法通知书、检察建议书等方式予以监督。促进检警协调,严格把握提请逮捕条件。加强与公安机关的定期沟通,统一报捕案件标准。三是改进监督举措,强化后期跟踪。根据不捕案件的类型进行不同内容的监督。对于不构罪不捕案件,监督公安机关是否及时将犯罪嫌疑人释放并撤销案件;对于证据不足不捕案件,监督公安机关是否及时补充侦查,对于证据改善的,督促其重新提请批准逮捕;对于无逮捕必要不捕的案件,监督公安机关及时变更强制措施并移送审查起诉。强化捕诉合一机制,实时掌握不捕案件的诉讼流程。四是更新司法理念,注重人权保障。充分重视犯罪嫌疑人辩解,及时要求公安机关对其合理辩解进行核实,全面收集证明犯罪嫌疑人无罪和罪轻的证据,严防冤假错案的发生。认真听取律师意见并作出记录,充分了解律师就案件定性、事实和证据的看法,及时回复,审查完毕后将处理结果及时通知律师。五是加强轻微刑事案件调解,适用认罪认罚从宽制度。充分发挥“检调对接”作用,加大轻微刑事案件和解力度,创新调解方式方法,对达成和解案件犯罪嫌疑人,及时变更强制措施。六是规范法律文书说理,强调社会效果。对所有不捕案件均制发《不批准逮捕理由说明书》,详细阐明不捕的理由和依据。坚持书面说理和口头说理相结合,在向公安机关发出书面说理的同时,联合控申部门对被害人进行面对面释法说理。对公安机关说理应侧重对法律适用及条文、司法解释的具体解释和运用;对被害人说理应侧重深入浅出,使用通俗易懂的语言向被害人说明阐述,从而达到较好的说理效果。

  (作者单位:江苏省连云港市赣榆区检察院)

[责任编辑:武诗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