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导:江苏省人民检察院     承办:正义网(江苏)
高检 中国检察网 检察日报 正义网
当前位置:首页>>新闻资讯
检察长列席审委会会议制度的立法完善
 时间:2019-04-15 作者: 新闻来源:正义网-检察日报 【字号: | |
分享到:

检察长列席审委会会议制度的立法完善 

最高人民检察院法律政策研究室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织法》摘录 

  第二章 人民检察院的设置和职权 

  第二十六条 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或者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可以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 

  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修订通过的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均规定,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或者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可以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这是立法对检察长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的再次确认和进一步完善。 

  立法确立及发展历程 

  早在1949年新中国成立之初,检察机关为履行监督职责,就被赋予列席受监督机关部门会议的权限。1949年12月颁布的《中央人民政府最高人民检察署试行组织条例》第12条规定,最高人民检察署“得参加最高人民法院、人民监察委员会、司法部、公安部之委员会议及部务会议”。1951年9月颁布的《各级地方人民检察署组织通则》第6条(五)规定,各级地方人民检察署检察长(副检察长)为取得工作上的配合,“得商洽同级司法、公安、监察机关参加其行政会议及专业会议”。1954年9月颁布的第一部《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17条进一步明确了最高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有权列席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地方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有权列席本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由此可见,早在新中国检察制度设立之初,就将检察机关派员列席包括法院审判委员会在内的有关机关部门会议作为一种重要的监督方式。检察机关恢复重建后,1979年7月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法院组织法》第11条重申了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可以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规定。依此规定,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陆续开展了这项工作。 

  2004年中央确定的司法体制与工作机制改革任务,要求检察机关要充分发挥法律监督的职能,保证司法部门的权力受到有效的监督和制约。其中,作为完善人民检察院对人民法院刑事审判工作的监督制度的改革措施之一,明确要求健全人民检察院派员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之后,最高人民检察院、最高人民法院先后在检察改革实施意见和人民法院五年改革纲要等重要文件中将完善该项制度作为落实司法改革的重要内容。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经过共同调研,于2010年1月12日联合制定下发了《关于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列席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实施意见》(下称《实施意见》),对列席会议的主体、议题范围、会前通知、发言顺序、材料送达等作出规范。此后,各级人民检察院和人民法院积极贯彻落实该项制度,部分省市的法院和检察院还专门出台了实施细则,检察长列席审委会会议工作逐步得以规范开展,取得了较好的法律监督效果。2018年6月11日,首席大检察官张军列席最高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带动全国各级检察机关切实落实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至2018年末,省级检察院检察长全部列席,各级检察院检察长、副检察长当年列席同级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达8713人次。2018年10月26日十三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六次会议通过了修订后的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分别从人民法院接受法律监督和人民检察院履行法律监督职责的角度对这一制度作出明确规定。至此,检察长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全面得到了立法确认。 

  列席范围及程序 

  新修订的人民法院组织法第38条第3款、人民检察院组织法第26条仅对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或者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可以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作了原则性规定。实践中,检察机关、审判机关可以结合《实施意见》的规定,开展检察长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工作。 

  关于列席主体。人民检察院检察长是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法定主体,检察长因特殊原因不能列席时,可以委托副检察长列席。除此之外,检察长不能委托其他工作人员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实践中,相关案件或者议题的承办检察官可以作为检察长或者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的助手随同前往。 

  关于列席任务。检察长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的任务是,对于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案件和其他有关议题发表意见,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 

  关于列席案件和议题的范围。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的案件范围,主要是可能判处被告人无罪、死刑的公诉案件,人民检察院提出抗诉的案件以及检察工作有关的议题。对于同级法院审判委员会讨论的其他议题,检察长认为有必要的,可以向同级法院提出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的请求。 

  关于列席程序。程序启动:法院院长决定将符合列席范围的案件或者议题提交审判委员会讨论的,由法院审判委员会办事机构告知同级检察院检察委员会办事机构。会议材料发送:检察长决定列席本次审判委员会会议的,法院审判委员会办事机构应将会议材料在送审判委员会委员的同时,送列席会议的检察长。会前准备:列席会议的检察长应在会前进行充分准备,一般要亲自阅卷,研究起草列席意见,必要时可就有关问题召开检察委员会进行讨论。发言顺序: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时,检察长或者受检察长委托的副检察长可以在法院承办人汇报完毕后、审判委员会委员表决前发表意见,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责,不参与审判委员会的表决。需要注意的是,列席会议的所有人员对审判委员会讨论内容应当保密。 

  关于会后文书送达。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讨论案件的,法院审判委员会办事机构应将裁判文书及时送达或者抄送检察院;讨论与检察工作有关其他议题的,法院审判委员会办事机构应将讨论通过的决定文本及时送检察院。 

  基本评价 

  首先,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司法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的重要方式。检察长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是法律规定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的一项重要职责,也是检察机关加强自身建设,强化对人民法院审判活动监督的重要途径。在以往的司法实践中,由于种种原因,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亲自列席较少,通常委托副检察长或检察委员会专职委员等列席。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的深入推进,各级人民检察院检察长不仅要领导、管理本院的检察工作,而且要带头办案,特别是要亲自办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而这些案件有的是要提请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检察长列席同级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参与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讨论,可以了解审判委员会对法律、政策的理解和把握,有利于总结检察工作经验,及时发现纠正自身存在问题,规范指导检察实践。无论审判委员会是否支持检察院提出的抗诉、检察建议以及检察长发表的列席意见,都对检察机关履行法律监督职能、提升法律监督能力大有裨益。 

  其次,人民检察院检察长列席同级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履行的是程序性监督职责,并不影响审判权依法独立行使,反而有助于人民法院公平公正司法。人民法院作为国家审判机关,依照法律规定独立行使审判权,不受行政机关、社会团体和个人的干涉,但依法应当接受同级人大和人民检察院的监督,这是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和司法制度的重要特色。审判委员会是人民法院发挥集体智慧,提高审判质量,强化司法监督,总结审判经验的重要审判组织。检察长列席法院审判委员会会议,参与讨论重大、疑难、复杂案件或与检察工作相关的议题,目的是依法履行法律监督职能,保障审判权的公正行使。列席会议的检察长发表意见是履行程序性监督职责,实体意见仅供审判委员会参考,并不能决定或者左右案件的事实认定、证据把握和法律适用,案件的处理结果取决于审判委员会的讨论和表决,案件的裁决权始终是法院的。这与我国刑事诉讼法、民事诉讼法、行政诉讼法所规定的人民法院依法独立行使审判权的规定是一致的。从司法实践来看,列席会议的检察长与审判委员会委员探讨相关议题,既可以监督审判委员会按照法定程序履职,防止承办法官汇报案件时故意歪曲或者遗漏重要事实,误导审判委员会讨论决定案件;又可以通过发表法律、政策适用意见,促进检法两机关统一法律政策尺度,保证正确适用法律,这是本制度的生命力所在。 

  再次,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符合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要求,能够促进司法公正与效益,是实现法律监督多元化发展的有效途径。以审判为中心的刑事诉讼制度改革要求充分发挥庭审在查明事实、认定证据、保障诉权、公正裁判中的决定性作用。随着司法责任制改革的逐步落实,合议庭和独任制法官在审判中的作用得到强化,绝大多数案件都由合议庭和独任法官当庭裁决,提交审判委员会审议的案件数量大大减少,审判委员会工作的侧重点已经逐步转向总结审判经验,对审判工作重大事项进行宏观指导。由审判委员会讨论的案件范围也限缩为涉及国家外交、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大复杂案件,以及其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在此背景下,一方面,在审判委员会讨论司法解释、司法政策、规范性文件、指导性案例等议题时,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从检察工作角度对此类议题发表意见,能够促进检法两机关对司法政策和司法规范的统一认识,维护国家法制的统一。另一方面,审判委员会在讨论涉及国家外交、安全和社会稳定的重大复杂案件,以及其他重大、疑难、复杂案件的法律适用问题时,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并发表意见,有利于检法两机关在法律适用疑难复杂问题上统一标准尺度,保证国家法律正确实施,并对今后检法两机关办理类似案件提供指导和参考。 

  另外,检察长列席审判委员会会议制度虽然是我国司法制度的特色,但类似制度在国外也可以找到参照。从大陆法系国家的检察制度来看,检察长参加法官会议并发表意见或与法官进行必要的沟通协商,是许多国家的做法。如法国的检察长可以参加法院解决各种问题的法官会议,并发表意见。日本检察官可以对法院、审判官的违法或不当行为,提出适当的处理意见,法院必须及时作出裁定。这些国家法官和检察官对案件办理和司法政策的沟通协商机制,对保证法律的统一实施和司法权的公正行使发挥了积极作用。

[责任编辑:武诗雨]